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是什么意思

【2020-11-12】

  “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这是宋代著名诗人黄庭坚在泰和当县令时登上快阁时的一首即兴之作.澄江镇是泰和县城所在地,古为西昌城,后因澄江河穿境而过改名为澄江镇,为泰和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青山绿水,白鹭翩翩,井冈山脚下一个古老的小镇将你带进一个田园般的神奇世界.

  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黄庭坚当时在吉州太和县(今江西泰和)知县任上,公事之余,诗人常到澄江之上,以江山广远,景物清华得名(《清一统治·吉安府》)的快阁览胜.这一首著名的七律就是写登临时的所见所感.它集中体现了诗人的审美趣味和艺术主张,因而,常被评论家们作为代表举.

  一般说来,文章或诗歌开头往往较难,以致有的文学家常将其开头处砍去,这是因为开头处,作者还没有和作品的情境融为一体,因而容易作态.黄山谷此诗起首,用通俗口语娓娓道来,但又能构思奇妙,引人入境.诗人说,我这个呆子办完公事,登上了快阁,在这晚晴余辉里,倚栏远眺.这二句,看似通俗浅近,却包涵着极为丰富的内容:前句是用《晋书·傅咸传》所载夏侯济之语,生子痴,了官事,官事未易了也.了事正坐痴,复为快耳!后句用杜甫注目寒江倚山阁及李商隐万古贞魂倚暮霞之典,还多有翻新出奇之妙.痴儿二字翻前人之意,直认自己是痴儿,此为谐趣之一;了却二字,渲染出了诗人如释重负的欢快心情,与快阁之快暗相呼应,从而增加了一气呵成之感此为妙用二;倚晚晴三字,更是超脱了前人的窠臼.杜诗之倚,倚于山阁,乃实境平叙;李诗之倚,主语为万古贞魂,乃虚境幻生而成;黄诗之倚,可谓虚实相兼;诗人之倚,乃是实景,但却倚在无际无垠的暮色晴空.读此三家,宛如一幅艺术摄影,在晚霞的逆光里,诗人与亭阁的背影.

  不仅如此,倚晚霞三字,还为下句的描写,作了铺垫渲染,使诗人顺势迸出了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的绝唱.远望无数秋山,山上的落叶飘零了,浩渺的天空此时显得更加辽远阔大,澄净如玉的澄江在快阁亭下淙淙流过,一弯新月,映照在江水中,显得更加空明澄澈.这是诗人初登快阁亭时所览胜景的描绘,也是诗人胸襟怀抱的写照.读这样的诗句,不禁使人想起杜甫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和谢眺余霞散成绮,澄江净如练的名句.但黄山谷之句,既汲取了前辈的养料加以锻炼熔造,又是新的境界再现.所以前人曾评此二句道:其意境天开,则实能劈古今未泄之奥妙.(张宗泰《鲁斋所学集》)

  五、六二句,是诗人巧用典故的中句.前句用伯牙捧琴谢知音的故事.《吕氏春秋·本味篇》载:钟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后句用阮籍青白眼事.史载阮籍善为青白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见所悦之人,乃见青眼(《晋书·阮籍传》).诗人这二句大意是说,因为知音不在,我弄断了琴上的朱弦,不再弹奏,于是只好清樽美酒,聊以解忧了.此处横字用得很生动,把诗人无可奈何、孤独无聊的形象神情托了出来.

  结句诗人说自己希望能坐上归船,吹弄着悠扬的长笛,回到那遥远的故乡——我的这颗心呵,早已和白鸥订好盟约了.从全诗的结构看,这个结尾是相当精彩的:起首处诗人从痴儿了却官家事说起,透露了对官场生涯的厌倦和对登快阁亭欣赏自然景色的渴望;然后,渐入佳境,诗人陶醉在落木千山,澄江月明的美景之中,与起首处对公家事之了却形成鲜明对照;五、六句诗人作一迭宕:在良辰美景中,诗人心内的忧烦无端而来,诗人感受到自己的抱负无法实现、自己的胸怀无人理解的痛苦.那么,解脱的出路何在呢?这就很自然地引出了诗人的归船、白鸥之想.这一结尾,不但呼应了起首,顺势作结,给人以一气盘旋而下之感(潘伯鹰评语).而且意味隽永,让人想象无穷.

  此诗极受后人称赏.姚鼐称此诗豪而有韵,此移太白歌行于七律内者;方东树评析说:起四句且叙且写,一往浩然,五、六句对意流行.收尤豪放.此所谓寓单行之气于排偶之中者.这些评析都是十分切中肯綮的.翁方纲评黄山谷诗云:坡公之外又出此一种绝高之风骨,绝大之境界,造化元气发泄透矣.细吟此诗,当知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