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寒泉见底清——洛阳四眼井记(河洛广记)

【2020-11-12】

  洛阳老城东南隅的四眼井,已有3000余年的历史,是洛阳的重要标志。四眼井在1956年被覆盖,在其上修建了四眼井街。古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近60年后,近日已找到准确位置,并已启动复原工程。让我们走近四眼井,了解它传奇的历史。

  四眼井,在清《河南通志》卷五十二中,称郟鄏(ji rǔ)井、武库井。郏鄏,周代都城洛邑的别称。西周时,周公营建的洛邑,位于瀍河两岸。在瀍河两岸发现了大量的西周墓葬和规模宏大的官营铸铜手工业作坊遗址。洛阳老城东南隅在西周洛邑城中,郟鄏井就是在公元前11世纪开凿的。

  西汉初年,郟鄏井附近建立武库,郟鄏井又被称为武库井。武库是大型军工场和军备物资仓库,地位非常重要,《史记三王世家》引汉武帝的话说:“洛阳有武库、敖仓,天下冲厄,汉国之大都也。”

  东汉建都洛阳,武库的地位进一步加强。武库周边成为御林军的营地,武库不仅制造兵器,也制造御用物品。

  武库用水量很大,因此武库井就不断被扩大,成为4个人能同时打水的四眼井。在清乾隆《洛阳县志》的《城关全图》中,对四眼井作了醒目的标注,井栏为方形,中有4个打水口。这可能是汉代时留传下来的基本形状。

  西晋时,武库井还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晋书》载,晋武帝泰始九年(公元273年)正月“龙见洛都武库井中”。

  “陈遵投辖”是一个著名的典故,说的是陈遵为留住客人,把客人车上的辖取下投到井里去。比喻主人好客。

  四眼井旁,不仅有武库,还有周南驿,它是河南府的中心驿站,也是官府招待宾客的场所。陈遵特别爱喝酒,大都是喝醉的状态,可是事情也不耽误。他每次在周南驿举行大的宴席,宾客满堂后关上大门,把客人的车辖投到四眼井中去。车辖是插在车轴两端孔内、用来固定车轮与车轴位置的销钉,没有它,车辆无法行走。后代不少诗人把“陈遵投辖”视为美谈。唐代骆宾王:“陆贾分金将晏喜,陈遵投辖正留宾。”杜甫:“甘从投辖饮,肯作致书邮。”明代徐渭:“最怜投辖相知客,不得随车负此情。”

  洛阳是美酒的故乡,据说酒是杜康发明的。清《河南通志》卷五十二说:“杜康宅,在洛阳城西,今名杜村堡。”其地在今老城西关外。

  《礼记月令篇》记载杜康造酒法,“秫(sh)稻必齐,麹糵(qū ni)必时,湛炽必洁,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齐(剂)必得。”这六个“必”,就是对上古酿酒技术的经验总结。酿酒,必使用香泉。而四眼井的井水香甜,很适合酿酒。

  早在东汉时,这里已设有官营酿酒作坊。东汉末年,董卓将洛阳焚毁。曹操戡定北方后,担任司隶校尉兼河南尹,驻守洛阳。由于洛阳已成瓦砾,他将武库一带作为办公场所。他恢复了酿酒业,品尝着用四眼井的水酿造的美酒,挥笔写下了千古名篇《短歌行》,其诗曰:“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唐代时,四眼井不远处就是新潭,这是一个大型人工港口,是商业繁华之地,酒楼、酒肆、旗亭等分布其中。洛阳诗人刘禹锡《堤上行》说:“春堤缭绕水徘徊,酒舍旗亭次第开。日晚上楼招估客,轲峨大艑(bin)落帆来。”用四眼井的井水酿造的美酒,不仅醉倒了前来饮酒的客人,而且各种美酒顺着大运河到达远方,甚至香飘海外。

  明清时期,洛阳老城酒坊很多,均标明“取四眼井之水酿造”。假如不用四眼井的水,其酒便被认为不正宗。

  按照唐代陆羽《茶经》的记载,茶的发明人是炎帝神农氏。他活动的中心是伊洛地区,发明的茶是花草茶,又称北茶。在西晋之前,产于南方的茶叶并未进入中原,洛阳人主要饮用花草茶。花草茶对水的要求比较高,而四眼井水质优良,适合泡花草茶,因此它也是当时的御用水源。

  东汉末年,关羽被杀后,首级传至洛阳,曹操将四眼井旁一处属于武库的院落,改设为祭堂,即妥灵宫,这是天下第一座关公庙。此后,每年都有大型的庙会,人们用井水烹茶以祭关公。同时,庙里常对民众施茶,人们都以品尝到妥灵宫的茶为荣幸。

  隋唐御医杨上善发明牡丹全花茶,后成为宫廷御茶,武则天终生饮用这种花茶,用四眼井的水来泡饮。后来,诗人孟郊喜饮茶,就在四眼井西部购地两亩,建了自己的居所。

  其间,卢仝、李贺、贾岛、张籍等人都居于洛阳,他们形成了一个诗派,该诗派在孟郊茶园以茶会友。卢仝有一次在这里品茶后,写了《七碗茶歌》,此诗使卢仝成为仅次于“茶圣”陆羽而被后世尊为“茶仙”的人。

  明清民国时,四眼井旁茶楼林立。晚清进士林东郊居住在四眼井不远处,他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命人到四眼井打水泡茶。1932年,国民政府迁都洛阳,政府主席林森住在林家大院,尤喜与林东郊品茶论道。此后,韩国临时政府主席金九也迁居林家大院附近,经常用这口古井的水泡茶待客。

  1956年,在文庙东成立洛阳联合纸箱厂,东南隅引入了自来水设施。同时,为了交通需要,将四眼井覆盖,修了四眼井街。目前,妥灵宫和四眼井一带已启动环境整治工程,四眼井不久就会重新面世。(郑贞富)